群英招聘网

致敬方阵 我为祖国举红旗!_人物

  “我为祖国举红旗!”这是群众游行第三方阵——致敬方阵每位队员的铮铮誓言。作为人数最少的群众游行方阵,来自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331名学生手擎红旗,组成勋章的形状,向为共和国成立和建设作出突出贡献的功勋者致敬。

  虽然人数少,而且是一个异形方阵,但国庆当天,致敬方阵的队员英姿勃发、步伐整齐,红旗鲜艳挺立、气势如虹,将“致敬”二字融入每一个动作中。

  致敬方阵是如何做到呢?国庆前,记者在训练场外看到的队员们的一个动作,或许能解释他们的震撼表现的原因。

  举旗动作时刻在练

  记者来到训练场时,训练还未开始。身着白衣、列队前行的队员们没有一丝喧哗,每一名队员都双手握拳,置于胸前——他们在练习端旗的动作,即使手中没有红旗,即使在非训练时间。

  “秋老虎”发威的训练场热度不减,训练中,风乍起,一面面红旗呼呼作响。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生工作处的仲华老师是致敬方阵的教练员,他手持喇叭,口令中充满威严。仲华说,今年7月20日,159人的方阵开始正式训练。9月7日,为了让队形更饱满,方阵增加到331人,“不管人数如何变化,我们对新老队员的要求不变,每个人都必须打好体能基础。”

  来自治安与交通管理学院的大三学生赵东晨是第一批队员,他对军姿训练印象深刻,“当天是38摄氏度的高温,我们一站就是三个半小时,很辛苦,但此后就慢慢适应了。”

  如何让新队员尽快赶上老队员的训练水平呢?潘江同样也是来自治安与交通管理学院的大三学生,他是第一批队员,也是一名教官,“因为第二批队员只有二十几天的训练时间,我会帮助他们提高出腿速度,教他们如何标齐排面,纠正他们的端旗动作,让两波队员尽快融合。”

  时间误差控制在0.5秒内

  “我们是一个异形方阵,行进过程中,如何标齐排面是一个难点。”仲华告诉记者,队员要标齐三条线,一是纵线,参照物是前面队员的后脑和旗杆,二、三是左前方和右前方的斜线,参照物是斜前方同学的脸颊,“也就是说,在方阵中,每一名同学都是核心,每一名同学都是标宠物交易网杆,331人要走成一个人。”

  除了排面,步幅和步速也同样重要。记者在训练场的地面看到了用墨斗打出的线,“相当于我们把尺子放在了地上,让学生自己测量,每一步是不是60厘米,每分钟能走多少步。”

  仲华说,如果每位队员每步多走1厘米,那么整个队伍就会超过两米,时间超过两秒,“因此,我们的标准是距离总体误差保持在半步之间,时间总体误差控制在0.5秒以内。”

  面对如此严格的标准,一群大学生是如何做到的呢?仲华说:“只有通过对细节的雕刻,才能达到对信念的塑造。通过这次参与国庆庆典,他们接受了一场生动的爱国主义教育,核心就是我为祖国举红旗!”

  大排头是北京娃

  在匀速行进的方阵中,排头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对致敬方阵而言,“勋章”尖儿上的队员就是整个方阵的稳定器。

  来自治安与交通管理学院的大二学生徐健洲就是“勋章”尖儿上的大排头,他要通过控制自己的步幅、步速和步频,来引领方阵以及后面的21辆彩车。“可能是因为我长得高吧。”说到为何选自己当大排头,身高一米九五的徐健洲害羞地笑了。徐健洲能站在大排头的位置,完全是靠自己优异的训练成果赢得的。

  在一次合练中,指挥人员指出,致敬方阵走慢了,音乐播完后,出现了四秒空白,“老师和同学们都信任我,认为不是我的问题,后来一查,果然是音乐出现了问题,我们的速度误差在0.5秒之内,这更增加了我的信心。”徐健洲是石景山人,对天安门和长安街很熟悉,“没想到自己能参与其中,还是以大排头的身份走过,特别自豪。”

  大二学生杜乾觉得自己很幸运,他是学校仪仗队队员被选拔进了方阵,“接到电话我就回到了学校,看到第一批同学被晒成了‘黑炭’,我就知道训练很辛苦,但一路走来,我觉得以这种方式为祖国母亲庆生再辛苦也值得。”(本报记者张宇 和冠欣摄)

上一篇:“铿锵玫瑰”是这样绽放的_人物

下一篇:国标舞团队:含笑带泪 舞起来_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