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招聘网

男孩实习被要求打玻尿酸后欠6万 公司:直播需颜值高

“真实太过火了。”8月7日,浙江台州市区气温直逼40度,小包的母亲蔡女士汗流满面,跑东跑西帮孩子维权。8月初,蔡女士的儿子小包和同窗小茹去找暑期实习,在网上看到招聘信息后去应聘,岂料却是个“巨坑”的开端。“说好的文职工作没有,两个不满20岁的男孩子被鼓动去当网络男主播,还不由分说地被拉去打了美容针??而且用孩子的手机银行办理了24期分期贷款,扣走每人3万元的美容费用……”8月7日下午,在奔忙协调无果后,两个大男孩在家眷的陪同下到当地公安部门报警。
  男孩应聘 公司推荐他们做男主播
  记者见到小包和小茹的时候,两个男孩跟霜打的茄子一般丧气,脸庞都还有点肿胀。
  小包和小茹是台州某大学大二学生,也是同班同学,学的是盘算机信息治理专业。两人今年19岁,素日学习玩耍都形影不离。今年下半学期,依照学校支配,他们应该开始实习,所以两人磋商先找份适合的工作。
  小茹通过58同城看到台州星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招聘文员,两个挺文静的男孩子都蛮感兴趣,决议一起去面试。
  8月2日,两人来到位于椒江巨鼎国际商厦的这家公司。
  根据两位男生的讲述,当时一名姓张的工作人员招待了他们。他们被告诉文员职位已经招满。见小包他们要走,张小姐留住了他们。
  “你们会玩游戏吗?”小包和小茹表示都会,小包英雄同盟玩得不错,小茹善于玩王者光荣,“我看二位有所专长,而且长得也还不错,不如斟酌下做网络游戏男主播吧,工作轻松来钱快。”
  两人听后有点心动,但没有当即应允,只表示先回家商量考虑下。不外两个人前脚刚进家门,方才那名张小姐的短信就发到了他们的手机里,表示很看好他们,让他们来日先带身份证、银行卡,还有一寸照片过来复试登记下。
  拉去打针 稀里糊涂各办了3万贷款
  8月3日中午11点左右,小包和小茹再次来到这家公司。期待了20分钟后,张小姐和另一个男同事带小包和小茹上了车。车子七拐八拐去到了爱美美莱美容整形医院。
  “怎么带我们来这?”小包和小茹懵了。
  张小姐说要做主播,对颜值要求比较高,所以来这边轻微整一下,上镜的时候会更好看。她还告知小包和小茹,到这边整容的费用公司会出。
  “整形医院一名咨询师做出来一套美容计划,说脸上哪些部位需要打玻尿酸完善下,随后我们的银行卡、身份证还有手机也被拿从前,说办手续用。”小包记得,当时有工作人员让他们把手机解了锁,然后依据他们的证件在手机里输入信息。
  随后,小包和小茹被推进手术室,医生拿着针筒,从小药瓶里抽了些东西,开始在他们脸上注射。“打在脸上非常疼,他一连给我脸上戳了6针,我疼得受不了,让医生不要再打了。对方没准许,只说不打完可能会毁容。没有方法,只能保持打完9针。”
  小包表示,打完针后他才知道那9针玻尿酸美容针原价要4000多元一针,后来网络公司和美容院负责人协商打了差不多7折,折算下来要3万元钱。
  手术停止后,小包拿出手机一看,吓了一跳,他收到一条“即分期”发来的短信:您申请的消费贷款30000元已审批通过!还款日为次月12日,还款方式为微信主动还款,每月还款金额为1550元。
  “我问贷款的钱为什么没到我的账号?对方说,你不必看这个余额,到时还款日会提示,公司每个月分期帮你还。意思是我们干多久,公司会帮我们还多久。”小茹说,在本人追问工资待遇和公司还款方式时,张小姐和男同事的答复出入很大,他也听得一头雾水。
  小包和小茹被带回到公司签了一份“星方案签约合同书”,合同期限为一年,即从2017年8月3日至2018年8月3日。甲方保障乙方每个月收入保底3500元。
  各有说法 男孩家属报案表示维权到底
  回到家,小包和小茹都不敢和家人说,直到脸上肿胀的样子被发现一番追问之后,他们才把实情和盘托出。
  家人立即认为不对劲去找公司实践。8月4日,家属来到台州星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的回答有些振振有词。
  根据家人说法,工作人员是这样回复他们的:“当主播要火要赚钱肯定要颜值高点,做微整也是个人打造形象,但这是个人意愿,没有强迫性,打玻尿酸也是他们签字后再打的。”工作人员还说,小包和小茹固然是学生,但是是一个有完全民事行为才能的人,他们自愿申请贷款,一步步操作下来,他们都是知晓的。
  随后,工作人员还出示了小包和小茹签署的合同。合同里有两个方案:方案一是从他们每个月的工资里扣除1550元分期贷款的金额;方案二是不扣工资,但是小包和小茹当主播的收入(指直播平台粉丝刷礼物的收入)的45%上交公司。
  对于公司的说明和提议,家长都表示不能接收,他们要求解除合同。对方表示合同能够撤消,公司也可以“豁达大度”不追究他们单方面毁约,但是3万元整容费要小包小茹他们自己承当。
  8月7日下午,记者陪伴小包等人再次去公司,成果之前几个负责人都不在,打电话也没人接听。公司在的工作职员一概表现不知情。而之前一直和小包接洽的张小姐已经把他的微信拉黑了。
  台州爱美美莱整形美容医院的一位女工作人员则表示,所有的程序都是相符流程的,手术前小包小茹也是亲笔签了字,医院才给打了针。“他们自己不签字,我们确定不敢给他们打针的,这个是他们自愿的。你们有异议应该去 找那家网络公司。”
  在家属的追讨下,整形医院才给他们补开了一份3万元消费的发票。发票“项目”一栏写着“伊婉”二字,并没有写清晰美容的详细项目。
  “这件事件对我儿子的打击很大,这些天他一直郁郁寡欢,思维累赘很重。”小包的母亲蔡女士表示,她已经报案了,这个事情她会维权到底。
上一篇:描写壮美的民生画卷

下一篇:家门口吃上“旅游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