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招聘网

货币基金缘何不再受待见_产经

  截至今年6月底,规模和行业占比双降——
  货币基金缘何不再受待见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周 琳 实习生 张子悦

  □ 专家表示,无论是新发行的权益类基金,还是银行理财子公司的类固定收益产品,对货币基金的“分流效应”将更加明显,货币基金发展面临诸多挑战。

  □ 今年以来货币市场流动性继续松紧适度,货币基金收益率持续下跌,对投资者的吸引力明显减弱。

  当前,曾经规模和收益两旺的货币市场基金,正经历前所未有的挑战。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统计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我国境内124家基金管理公司管理的公募基金资产合计13.46万亿元。其中,货币基金规模为7.28万亿元,占比超过54%,规模和占比两个指标比2018年同期的7.71万亿元、占比超过60%有明显下降。

  投资者的感触更多来自市场变化。8月初,今年首只触发清盘的货币基金——交银施罗德天运宝货币市场基金诞生。Wind资讯显示,全市场纳入统计的652只货币基金(ABC份额合并计算)近1年平均收益仅为2.35%,与商业银行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相差无几,每万份收益率更是下降至1.42元。

  专家表示,无论是新发行的权益类基金,还是银行理财子公司的类固定收益产品,对货币基金的“分流效应”将更加明显,货币基金发展面临诸多挑战。

  货基“双降”原因诸多

  货币基金收益和规模下降,与货币市场利率走势、资管新规、银行版“货币基金”竞争以及防控流动性风险等多种因素有关。

  融360分析师杨慧敏认为,货币基金规模下降,一方面是因为今年以来货币市场流动性继续松紧适度,货币基金收益率持续下跌,对投资者的吸引力明显减弱。货币基金主要配置资产为同业存款、同业存单和买入返售。随着2019年一季度以来央行降准和大额逆回购操作,市场资金利率维持较低水平,货币基金收益也随之回调。另一方面,银行T+0理财产品、短期理财债基等货币基金替代品不断增加,再加上权益类市场回暖,货币基金遭到分流。

  天风证券统计显示,与货币基金相比,银行类货币产品同样使用摊余成本法,同时在久期、投资范围和杠杆方面约束较少,在收益率上有较大优势。随着一季度市场利率下行,银行类货基产品规模快速增长,个别产品甚至已达到数千亿元。

  分流不只是来自外部其他类别资管产品。今年4月份,天弘余额宝货币基金取消限购。与此同时,余额宝平台先后接入更多货币基金,天弘余额宝规模下降明显。货币基金的杠杆率也出现了明显下降。2019年二季度,货币基金杠杆从今年一季度的105.5%降至105.2%。从资产总额和资产净值差额看,货币基金整体在主动降杠杆,再叠加监管部门对传统货币基金流动性风险的管控,在几轮“限购”和其他细则约束下,货币基金的收益率和规模受到了一定影响。

  长量基金高级研究员王骅认为,货币基金虽然有诸多优势,但不利于短期流动性风险防控,少数过度依赖银行“委外资金”的货币基金产品在资管新规要求下清盘,在所难免。

  截至8月8日,今年以来新成立货币基金数量为零,2018年全年也没有一只新货币基金成立,采用传统摊余成本法的货币基金没有一只新品获批。

  传统货基加速转型

  自2003年12月30日中国首只货币市场基金——华安现金富利投资基金成立以来,国内货币基金均采用摊余成本法计价,以市价估值的货币基金以及浮动净值型货币基金的出现,意味着未来新型货币基金的收益可能会出现下降。

  传统货币基金基本都采用摊余成本法,摊余成本法是货基实现T+0快速赎回的重要制度基础。天风证券分析师孙彬彬认为,净值法下由于需要计算赎回份额的当日单位净值,一般是T+1赎回。摊余成本法计价由于忽略了市场波动,使货币基金演变成事实上的保本型。

  2017年10月份实施的《公开募集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要求,如果需要采用摊余成本法,基金资产必须保持更高的流动性,规模与风险准备金数量挂钩,规模应限制在风险准备金数量的200倍以内。此后数月间,市场停发新的传统摊余成本法货币基金。

  今年7月份,首批共6只浮动净值型货币基金正式获批,拉开了传统货币基金转型序幕。

  金牛理财网分析师龚曼琳表示,传统货币基金只赚不亏,带有“类刚兑”“类保本”性质,与资管新规打破刚性兑付的精神不符,再加上传统货币基金出现过极少数的流动性风险事件,无法应对银行等机构客户的大额赎回,转型已经迫在眉睫。

  从证监会官网公示的基金募集申请核准进度公示看,自2018年1月底易方达基金首次申报市值法(现统一规范为浮动净值型)货基以来,截至6月底,共有40家公募申报了40只货基产品,其中市值法货基申报数量为11只,浮动净值货币型基金申报数量为26只,市值法货基是浮动净值型货币基金更名前的称呼,合计两类基金上报数量大约37只。

  联泰基金金融产品部总监陈东表示,浮动净值型货币基金获批是货币基金发展史上的一次创新,意味着货币基金“类刚兑”性质将被打破。

  “浮动净值型或市值型货币基金的出现有望弥补传统货币基金类保本产品缺陷,在与银行理财产品等资管产品竞争中重新获得比较优势,投资者应该从这些新型货币基金中看到货币基金转型发展的未来。”龚曼琳认为,在传统摊余成本法货币监管趋严情况下,浮动净值型或市值型货基转型有望成为货基发展方向。

  新产品布局在加快

  华安现金润利浮动净值型发起式货币基金日前公告称,该基金定于8月9日至9月6日公开发售,限额200亿元。这意味着,首批获批的浮动净值型货币基金有望在下半年成立。

  无论是浮动净值型还是市值型,都可能出现货币基金亏损。盈码基金研究员杨晓晴认为,对于管理大规模货基和风险准备金不足的基金公司而言,市值型货基是转型的方式之一。不过,市场偏爱货基的原因在于安全性与流动性,采用市值法计算后这些优势将受到影响,极端情况下还会亏损。因而,货币基金转型前景,还需看投资者对新货币基金的接受程度。

  杨慧敏表示,在资管新规“一盘棋”架构下,投资者今后需要适应各类理财产品净值化趋势。包括银行理财、短期理财基金以及货币基金等,未来都可能成为随着市场价值而波动的净值产品。投资者需要学会辨别各类理财产品的底层资产,以此了解自己所投产品的收益和风险可能性。

  王骅认为,未来摊余成本法的货基仍然会是市场主流,个人投资者已熟悉了常规货基每天结算收益的形式,第三方支付平台也利用货基作为支付媒介,市值型货基波动性增加和不保本特性降低了其对个人投资者的吸引力,但大多数基金公司都不会错过新产品布局的机会。

周 琳

上一篇:58同镇为农家女孩插上希望的翅膀_产经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