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招聘网

“互联网+”行业劳动争议多发_招聘

  本报讯(劳动报记者 郭娜 摄影 王陆杰)快递小哥、外卖小哥化妆培训已经成为市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职业,不过随着互联网行业用工的兴起,劳动纠纷案件也逐渐增多。上海市长宁法院发布的《涉民营企业劳动争议纠纷案件审判白皮书》显示,2016-2018年,上海长宁法院共受理涉民营企业劳动争议案件894件,占同期劳动争议案件总数的56.37%。涉及快递员、外卖员等新型行业劳动纠纷案件也逐渐增多。劳动争议纠纷呈现多发态势,一定程度上成了制约民营经济健康有序发展的重要因素。

  2016年至2018年期间,长宁法院受理的涉民营企业劳动争议案件量仍持续高位运行,但是总体平稳且略有下降。在894件涉民营企业劳动争议案件中,劳动合同纠纷638件,占全部纠纷案件的71.36%,其他劳动争议纠纷案件160件。

  涉案民营企业行业分布广泛,其中,中小民营企业特别是劳动密集型企业仍是劳动争议纠纷高发的主要领域。此外,随着“互联网+”经济、共享经济的高速发展,快递员、外卖员等利用手机APP网络平台运营的新型行业迅速兴起,出现了“平台+个人”的新型用工模式,劳动关系更加多样化、复杂化,由此引发的劳动关系确认、追索劳动报酬、工伤保险待遇等纠纷,成为劳动争议案件审理的新热点难点。

  法院在审理外卖行业劳动纠纷时发现,外卖行业普遍存在业务层层转包的情况,实际用工主体以“承包”形式将劳动关系转化为发包方与承包方之间的承包关系或劳动者与承包方的劳务关系,导致劳动关系难以确认。另外,外卖员往往通过网络APP接单,网络平台公司负责为APP提供数据管理及支持,发包方负责将快递员个人信息录入平台并统计其工作信息,承包方负责通过APP对其进行管理及考勤,外卖员与三方主体之间存在一定从属性,导致用工主体认定难。熟人介绍入职、不签订劳动合同、现金支付工资的行业常态也导致外卖员在主张工资差额、加班工资、社会保险待遇、工伤保险待遇等诉请时存在关键证据举证难,致使劳动者的合法权益难以得到有效保护。

  在审理过程中,电子证据的认定问题也存在难度。自动化、无纸化办公导致劳动关系履行过程中的关键证据往往存储于用人单位的办公系统、工作邮箱或工作电脑中,劳动者在离职后难以获得这些证据材料,或者只能提供打印件、复印件,用人单位往往以账户注销、证据材料非原件等理由进行抗辩。在证明效力上也存在认定难问题,比如微信证据,微信并非采用实名认证的,其实际使用人的身份信息存储于第三方,因此一方对聊天对方的身份及内容提出异议时,另一方难以举证证明微信使用人的真实身份。另外微信证据作为电子证据的一种,具有可篡改、可删减、账户容易被注销等特点,证明效力存在一定局限性。

上一篇:培养观光农业 经营专业现代学徒_招聘

下一篇:没有了